沉渊

幸为天下客

【雷安】问心有愧

*古风pa
*小短篇,是糖


安迷修原本正潇洒地月下独酌,却不料叫人给扰了兴致。
此刻一把泛着银光的刀架在他脖子上。
“恕在下冒昧,想必阁下就是雷家庄的雷三少爷吧?”安迷修不动声色。
“哈哈哈正是。没想到我的名字都传到大名鼎鼎的安少侠耳里了,真是不胜荣幸。”这人口气随意,手上力道倒是一分也不减。

安迷修正欲开口,却发现一只手在他身上摸索起来,他脸上霎时起了一层薄红,又不敢轻举妄动,只好斥道:“你干什么!”
雷少爷没有停下动作,低低地说了句:“别动。”
安迷修突然觉得身子一松,抬头再看,那雷少爷已经好整以暇地站在对面屋子的屋檐上了。
他朝安迷修挥了挥刚从他身上顺来的纸,道:“既然是我的逮捕令,自然是要物归原主。后会有期。”
语毕,他纵身一跃跳下屋檐。
安迷修挥剑要追,可那月下的小偷早已逃之夭夭。

之后安迷修一边快意江湖一边打探着雷三少爷的消息。
原来这雷三少爷叫作雷狮,之前雷老庄主去世的时候,整个雷家上下可谓是鸡犬不宁。雷狮自然也不是什么坐以待毙的人物,趁着他大哥还没对他下手就带着雷老爷子的私生子先走一步了。
安迷修渐渐发现,这位雷少爷看上去十恶不赦,实际上倒也没干什么太大的坏事,除了偶尔去点香阁寻花问柳和带着手下抢抢集市上的瓜果酒肉。有几次安迷修身陷险境,倒是雷狮莫名其妙地挺身而出,给他解了围。

除夕夜,雷狮去信邀安迷修一道饮酒。两人坐在屋檐上,瞧着下面的街市一片灯火通明。
“尝尝,桂花酿。”雷狮递给他一坛酒。
在安迷修喝的微醺时,雷狮道:“我说安大侠,你这般侠义之士,与我这种人整日厮混在一起,叫旁人看了倒是要误会我们的关系了。”
安迷修没听出他话里有话,不以为然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只要你我皆问心无愧,何必在乎旁人闲言碎语?”
雷狮突然转过头去看他,这惊鸿一瞥,三分是潇洒恣意,七分是深情款款。
“倘若我问心有愧呢?”

那日过后安迷修很长一段时间未再与雷狮碰面,一来是他觉得两人之间的关系变得有些微妙,二来是他最近觉得自己干什么都心不在焉,如同闺房里的小姐,犹犹豫豫,捉摸不透自己的心思。

是夜,安迷修正写着给师傅的信,大致提了提近来的情况。倒是只字未提自己被一个顽劣之徒扰了心思的事。
忽然窗外一阵风动,安迷修立即搁下了笔,握住剑柄。
一个黑影闪过,安迷修拔剑出鞘,喝道:“来者何人!”
那声音倒是颇为熟悉:“你的人。”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fin-

借了《倚天屠龙记》里的台词。感谢看到这里的你,新年快乐。

【雷安】退无可退

*有角色死亡表现
*大概是双向暗恋
*ooc有
*诸多私设
*一个毫无逻辑的故事
*可以配合bgm Lana Del Rey—Salvatore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




“我曾占有你,像一个美梦,在梦里称王,醒来却只是一场空。”
                                             ————莎士比亚


《〈《

安迷修醒了。

模糊的视线逐渐变得清明起来,他很快发现了不对劲。他摇了摇头,开始清理脑中混乱的记忆,他参加了凹凸大赛,并且直到他昏迷前,他还在与名为雷狮的恶党对抗。安迷修看了看四周,空气中还弥漫着血腥味,他抹了把鼻子,明明自己崇尚和平,却从来不反感这个味道。参赛者尸横遍野,诡异的是整个凹凸星球太过安静了,这个恐怖的氛围中唯独缺少了参赛者们的嘶吼与叫嚣。

他记得凹凸大赛已经差不多进行到了尾声,嘉德罗斯和格瑞同归于尽了,整个大赛的幸存者寥寥无几。“人都是残忍的利己主义者。”安迷修突然想到了这句话,这场大赛仿佛只是神明举办的用来消遣的盛宴,为的只是看看人性究竟有多卑劣。人们如同提线木偶一般,上演着十分符合神的胃口的表演,一个个杀死至亲、至爱、至交,最后却发现自己一无所有。神总能轻而易举地把人耍的团团转。

正当安迷修判断着眼下的情况时,光明渐渐的落在他面前,那是属于裁判长的光辉。“恭喜你,参赛者安迷修,凹凸大赛的胜利者,请随我来吧。”丹尼尔如是说道。骑士在此刻终于抬起了他低垂的头,那双一直以来都充满了坚定的湖泊色的眼里第一次透露出迷茫。他亦步亦趋地跟着丹尼尔,来到了众神之座的中心。

“那么这就是那位获得胜利的骑士?”
“骑士?不过是一边杀人一边救人手上同样沾满鲜血的伪善者罢了。”
“不必废话了,你的愿望是什么?”
七神使居高临下地打量着他。

安迷修无法做出回答。他乱七八糟想了一大堆,艾比小姐也死了吗?可他口口声声说会永远保护她的。埃米呢?那个叫金的小子呢?大家真的都死了吗?还有,雷狮,那个骄纵恣意的疯子难道也死了吗?不过他死了倒也好,这世界上又少了一个需要讨伐的恶党。安迷修迅速地改变了想法。但自己昏迷前还在和雷狮打架,他是怎么死的,那之后又发生了什么,自己是怎么昏迷的。安迷修感觉脑中朦朦胧胧有些印象,但始终无法联系起来,无法解释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神的讥讽不断地在安迷修耳边重复着,“一边杀人一边救人”。安迷修来参加凹凸大赛本就没有什么目的,师傅去世后,他一直想找个能实现骑士道的机会。于是他打理好师傅的后事,孤身一人前来参赛,他认为这残酷的大赛中一定有他的用武之地。可现在的事实是,坚守正义的骑士成为了这场残酷比赛的胜利者。安迷修越想越觉得讽刺,似乎所有事情都和他的初衷背道而驰。沉默了半晌,他开口道:“请问,我可以复活参赛者吗?”
“可以哦,但只能复活一个人。”七神使之一回答了他。

只有一个人…吗?安迷修脑中闪过了许多名字。艾比小姐如果没有埃米一个人活着的话,也会很痛苦吧。他始终无法抉择该复活谁,他甚至想过雷狮,但作为骑士的信仰告诉他,他不能这样做。绝望就在一瞬间降临了,安迷修发现,救一个人根本无济于事,逝去的生命太多太多了。那一刻,他认清了事实——他救不了任何人。他现在只能看着所有人在他面前死去,包括恶党。而他自己,成为了他曾经深恶痛绝的踩着别人的尸体坐上王位的伪君子。
安迷修感受到了孤独,他发现原来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无能为力。他孑然一身,却妄图拯救别人。他不禁嘲笑自己,曾经的信仰都随之分崩离析,“你早就不配当骑士了。”他这样对自己说。

安迷修手上的双剑落在了地上,沉重的声音在神殿里回响着,也在他纠结的心上回响着,安迷修随着剑落一起跪在了地上,他再没有“请称呼在下为最后的骑士”那种自信,无助地苦笑了一下,淡淡地说:“那么神使大人,我的愿望是,请让我,寻得救赎吧…”


《〈《
———————— 三天前 —-————————

雷狮和安迷修并排坐在一棵树下。雷狮合着眼,安迷修重新缠着绷带,期间两人一语不发。安迷修一直觉得神奇,每次他和雷狮打完架总有那么一段时间不定的休战期,直到某次不期而遇,他们才再次兵刃相向。此刻两人都受了伤,也没有人愿意打破这短暂的和平。

安迷修感觉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然后雷狮打破了沉默。他站起来,重新拉紧了头巾,背过身,迈出了步子。只走出了一小段距离,雷狮就停下了脚步。他突然转过头,脸上带着安迷修第一次见到他时那种嚣张的笑,语音有些上扬:“Do vis?”

紫色的眼睛里映着安迷修的影子。

安迷修以前这样和雷狮说过:“其实你的眼睛挺好看的,很像鸢尾花。”
雷狮不是很在意安迷修罕见的对他的赞美,随口问了句:“那是什么?”
安迷修脸上掠过一丝诧异,嘟囔道:“你不是皇子吗,怎么连这都不知道,是一种紫色的花,很好看。”
雷狮听到“皇子”两个字皱了下眉,哼了一声:“皇子又怎样,就算是皇子,也会有得不到想要的东西的时候。”

安迷修不太记得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了,但他也没空去想了。因为,隐匿于暗处伺机而动的猎人出场了。

他们两个一个大赛第三一个第四,任何一方的死亡对于其他参赛者而言都是有利的。而猎人就静静地窥探着他们鹬蚌相争,等待着一个机会,等待着他们有一丝松懈的那个瞬间趁虚而入。

眼看着那把匕首距离雷狮近在咫尺,安迷修反应极快,迅速冲上前去推开雷狮。那一瞬间,他看见海盗的眼里,第一次出现了慌张与不安。

鸢尾花的花语是:“宿命中的游离和破碎的激情,易碎而易逝的美丽。”

雷狮因为一下子重心不稳趔趄了几步,等他重新站直身子时候,匕首已经直直地刺向骑士的心脏。

雷狮的愤怒在那一瞬间达到了顶峰,他向来讨厌偷袭的杂碎。他甚至没有用元力武器,就把那个妄图跟狮子分一杯羹的参赛者解决了。安迷修此刻捂着伤口,靠着他的双剑半蹲着,勉强支撑着自己不倒下去。雷狮站在安迷修面前,缓缓地俯下身,一幅欲言又止的样子。

他听见雷狮轻轻的呢喃:“白痴,你都干了些什么啊。”

安迷修想笑,他从没见过雷狮这般落魄的样子。他艰难地扯起一丝笑,却又因疼痛倒吸一口气,他慢慢的合上眼睛,轻声道:“雷狮,你真的是,很讨厌的一个人啊…”

从此世上再没有骑士了。


《〈《

剩下的参赛者对于雷狮来说早已不足为惧。雷狮顺理成章的成为了最后的赢家。雷狮不太记得他参加凹凸大赛是为了什么,或许只是一时兴起,但现在这些都不太重要了。

他知道自己从来不是什么好人,可安迷修是。

因此,踏入神殿时,雷狮开门见山:“我要复活一个人,并且让他成为大赛的胜利者。”

“是很稀奇的愿望呢…不过,你确定要这么做吗?即使是以你的生命为代价?”就算是神使,也被来人的气场震慑到了,雷狮不管做什么,都是这种高高在上的姿态。

“我从不后悔。”
这话是真的,从他放弃皇位、成为海盗、参加凹凸大赛,一直到爱上某个人,他都没有后悔过。

“还有个要求,麻烦抹掉他死亡前一刻的记忆。”

“那么,如你所愿。”


《〈《

—————— 一个月后 ———————

“安迷修先生,您的身体已无大碍,可以出院了。”

安迷修一个月前来到这所医院,据说是重伤昏迷给人救了后送来的。等安迷修神智清醒后发现自己什么的都不记得了,脑袋里只剩下一点零星的记忆。医生让他慢慢养伤,不知不觉就待了一个月。

“啊,谢谢您美丽的护士小姐。”安迷修接过自己的病历单。护士小姐对安迷修很有好感,朝他笑了一下,转身要离开病房。

安迷修喊着了她:“护士小姐,在下想问个问题。您知道‘do vis’是什么意思吗?”
护士小姐答道:“这个呀,是某个星球的一种语言,大概是 ‘你喜欢我吗’ 的意思,总之很浪漫啦。”

安迷修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就是对这句话印象很深刻,却不记得是从哪里听来的了,好像有位故人这么对他说过。

他开始整理自己的随身物品,他的东西并不多。两把剑,一条印着五角星的头巾,和一本红色的笔记本。

他甚至不记得这些东西是哪儿来的了。他翻开红色的日记本,泛黄的扉页上写着骑士宣言。

“我发誓将对所爱至死不渝。”

-fin-



*是想写雷狮和安迷修之间那种互相喜欢却又有彼此无法理解的执念的复杂感情。神使对安哥的救赎就是让他失忆,重新开始,不再为骑士道、正义所束缚。感觉骑士道是安哥的信仰也是弱点吧…安哥说雷总像鸢尾花,其实他自己更像。然后do vis是拉丁语!好像是…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新年快乐!




【雷安】生如夏花



*ooc诸多
*雷安雷无差
*一个毫无逻辑的故事
如果能接受的话⇩

世事无常。
安迷修现在在地府的大殿中。
他很冤。他想不通自己这样一个根正苗红的社会好青年怎么就英年早逝了。
安迷修花了一分钟时间接受原来地府真的存在并且阎王长得不可怕反而很滑稽的事实。

面前的阎王开口道:“安迷修,因在车祸中舍命救人不幸牺牲。”
死亡是一瞬间的,安迷修记不起来车祸发生时的细节了。救人,可当时跟他一起走的好像只有…
“阎王大人,能否告诉我救的是什么人。”
阎王翻了翻生死薄:“此人名叫雷狮,哟,原来还是个富二代。”

安迷修一听,更冤了。他觉得这人间肯定六月飘雪了。
“阎王大人,这雷狮是我的死敌,他死了我绝对拍手称快,我怎么可能舍命救这种恶党。”安迷修尽量使自己的声音达到闻者落泪听者伤心的程度。

不过阎王是不会被区区冤情打动的。
“根据生死薄上记载你的确是这样死的。但是本王看你是人间少有的忠义之士,反倒是那雷狮生性顽劣,况且他本来就命数已尽。所以…”
“所以?”安迷修听出了一丝希望。
“本王不会让忠义之士冤死,所以你有个机会。”
“我不用死了是吗?”
“是的。但是因为你救人打乱地府的秩序,原本该死的人还活着。是有条件的。我只能让你魂回人间二十四小时,你要在这二十四小时内让雷狮自然死亡,如果不能做到这个条件,你还会回到地府,根据正常的规矩投胎转世。当然你也可以放弃机会,直接投胎转世。”阎王说完便手撑着脑袋等待他的答复。

不行,这是名正言顺讨伐恶党的好机会,况且师傅教授于我的骑士道我还没参透,不能放弃。安迷修想。
“我能一剑捅死他吗?”安迷修想来想去觉得雷狮只有这个死法才叫大快人心。
“不能。你一旦杀了他你自己便犯了杀人之罪,我就无法赦免你了。”阎王边翻生死薄
边说“不过你回到人间那天,在你之前死亡的同一地点还会发生一起车祸,会有一人死去。时间大概是下午五点半,你只需要把握好时间确保雷狮在那个时候丧命就行。”
“那么我完成任务之后呢?”安迷修好奇。
“你会继续你在人间的生活直至生老病死,在雷狮死亡的一瞬间你在地府的记忆就会消失。”
安迷修在心里感叹地府的工作还真到位。

下一秒,他整个人都散发出了光芒。眼中的景像只剩下阎王那奇怪的笑容。

垂死病中惊坐起。
安迷修突然坐起双手紧紧拽着被单大口喘气。刚刚的是梦吗,这么真实。
还来不及细想,便听到一番动静。
“我靠安迷修你想吓死本大爷吗,心脏突然骤停然后又突然复活,你是嗑药了吗?”
是雷狮的声音。恶党怎么会在这。
安迷修打量了一下周围,他似乎是在医院的病床上,然后刚刚把靠在床边上的雷狮给吵醒了。

“我怎么了?”他问雷狮,他要确认一下。

“车祸。”雷狮的声音突然轻了很多,“你为什么要推开我?为什么要救我?你不是讨厌我吗?”

安迷修心中一惊,看来梦到的都是真的。
他转过头去才发现雷狮一直盯着他,安迷修好像从来没见过雷狮这么严肃的表情。

那双绛紫色的眼睛里有他看不懂的东西。

“骑士道不允许有人死在我面前。”安迷修随便扯了个回答,毕竟他也完全想不起来车祸时究竟发生了什么。自己有没有救雷狮,为什么要救雷狮。他都一无所知。

雷狮没有再回应他的回答,自顾自离开了病房。

安迷修看了眼床头的闹钟,晚上九点,也就是说他要在明天晚上九点之前让雷狮死亡。

他抬头看了眼窗外。
没有一颗星星的夜幕。

第二天安迷修照常去了学校。
雷狮还是坐在他后面,但他今天很正常。
或者说,正常的太不正常了。
没有捉弄他,没有开他玩笑,没有找他打架。

但安迷修没有心思去想那个。他一天都魂不守舍。中午在食堂吃饭的时候,安迷修挑了个能远远看到雷狮的位子。他看着雷狮和卡米尔他们谈笑风生。安迷修有种说不出感觉。雷狮那样不可一世的人,面对死亡会怎么样呢,他也无能为力的吧。他这样想到。

安迷修从没觉得时间过的这么快。在五点多一点的时候,老师放学了。他看着雷狮收拾好了书包离开教室。安迷修已经悄悄打听过了,卡米尔本来就比他们小两届放学也早,帕洛斯和佩利放学要去打游戏。所以雷狮独自一人回家。

天时地利人和。

安迷修觉得自己是疯了。
的确一切都很巧合,但或许那真的只是个梦呢。雷狮怎么可能这么容易死。他在心里嘲笑自己。但他还是偷偷保持着距离跟着雷狮。
雷狮在走到路口后停下了脚步。头也不回地发问:“你跟着我干什么?要让我报答你的救命之恩吗?”

就是那里了。安迷修依稀记得出车祸的地方就是这个路口。
但他很慌。
他想知道一切究竟是不是真的。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雷狮。他也不可能告诉他的。

红灯如回光返照般快速闪烁了几下,便将一切都托付给了绿灯。
却有一辆汽车疾驰而来。
雷狮素来有走路看手机的习惯,他没有等安迷修的回答,低着头迈出了步子。
安迷修意识到一切都是真的,他没有办法逃避了。他闭上了眼睛,他不想看见雷狮在自己面前死去。
不。他不能让雷狮在自己面前死去。这一次,不是安迷修与生俱来的正义感,也不是他所遵循的骑士道。一切都源于他的内心。
“雷狮!”他冲了出去。
安迷修在那一刻明白了,他之前救雷狮原来不是误打误撞,而是义无反顾。

可是,一切都迟了。
安迷修闭上眼睛的那一刻,他还拉着雷狮的手腕。


“这就是新任黑白无常的故事吗,和老身的比起来还不赖嘛。”孟婆和阎王一起闲聊着。

阎王从未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
他看着在阎王殿里气势汹汹的两人。

“恶党,我今天就要以骑士的名义讨伐你!”

“我靠傻逼骑士你当本大爷怕你吗!”

“他们这算什么,要同归于尽吗?”孟婆笑着问道。
阎王意味深长地看着他们,道:“谁知道呢,大概是殉情吧。”






*标题出自泰戈尔“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个人觉得雷安都在互相的人生中如夏花一般绚烂开放着,即使死去也在对方的记忆中如秋叶般静静地存在着。

*有说法是孟婆即为孟姜女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